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六百六十四章 终化风雨,万物续命(1/2)
一世葬,生死入骨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姐夫,我已经等不急了!”花碧倾走了出来,“谁也不要跟我抢,能多杀一个便是一个!”

  白婠婠却迈着优雅的步子缓缓而来,十分做作的拱手笑道:“花妈妈,请赐教!”

  “小宫主!”阿市有些担心。https://

  白婠婠摆了摆手:“十二场对决,既然避免不了让我应战,那我总可以选择我的对手吧!”

  花碧倾有些哑然,她愣愣的看着白婠婠,方才的气势全然烟消云散。

  “看你的样子,似乎很不开心让我做你的对手啊!”白婠婠笑道。

  花碧倾沉声道:“你知道我对你下不了手!”

  “对,我就是要试探你,看看你到底是真情流露,还是装腔作势!”说罢将剑拔出剑鞘,朝花碧倾袭去。正如白婠婠所想,花碧倾确实无法对其出手,所以白婠婠几乎毫无保留的步步紧逼,看的阿市一脸冷汗,若是花碧倾想要还击,几乎一招就可以致命,果然还是刚刚习武

  的人,有着太多的致命弱点了。

  “碧倾,你是为了你姐姐的棺木而战啊!”飞盾喊道。花碧倾咬了咬牙,表情极为痛苦,她挽手甩出几根飞针,飞射而出,不管是桃庄的人,还是曼陀罗宫的人,都看得出那飞针的力道和方向都不过是奔着封住白婠婠的穴道

  让她无法作战而去,并不会受伤,可是那飞针却纷纷脱落,根本没有刺进穴位中。

  皇甫云恍然大悟:难怪上次在轮回崖,我明明点中了风月的穴道,可她却没有中招,这次倾姨娘也是,看来风月一定穿了一件软甲,难怪白之宜会放心让她出来。

  花碧倾惊讶之中,白婠婠露出得意微笑,已经举剑欺来。

  剑指着花碧倾的心口,已经渗出血迹来,但规则是白婠婠需点到为止,所以白婠婠胜利了,走过去将木桩砍断了一截,再看到花碧倾的表情,确实不由的一震。

  她流泪了,但是不是为自己而流,而是为那具棺木,那棺木里面躺着的人是她的亲姐姐花碧玉,所以她愧疚,也憎恨她自己。

  皇甫云先飞盾一步去扶起了地上的花碧倾,他看了一眼白婠婠,眼中满是冷漠和失望。

  白婠婠微微蹙眉,一瞬间的心痛,她回到队伍中,喝声道:“下一局,均点到为止,无论谁输谁赢,都不再砍断木桩!花碧倾,就当还你一个承让的人情了!”

  花碧倾苦涩的笑道:“多谢了,白婠婠!”

  不知道为什么,这句话有点令人悲伤,白婠婠避开花碧倾的目光,却不再平静。

  白婠婠开口定下的规则,自然没人敢有异议。

  “既然都是点到为止,输了也不会砍断木桩,作为剩下的人,武功最弱的我,就自告奋勇的应战了!”吴画站了出来。

  此时十大护法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若是出来应战一个无名小卒,胜了无光,输了更是丢脸,一时之间也没人出来应战。

  “阿市,还是你上吧,你作为小宫主的贴身婢女,就算输了,也没人敢议论你啊!”水涟漪说道。

  “我若输了,传到宫主耳朵里,岂不要自毁前程!”阿市说道。

  “那我来!”水涟漪说道,“反正奴家有信心不取命,但可要敌人后半生都躺在床上度过!”

  七小蛮说道:“水护法,好菜自然要留到后面,阿市,你去应战!”

  七小蛮开了口,阿市也没有办法,只能去了擂台。

  对于吴画,正派人士和魔宫人士都是陌生的,阿市对于正派人士虽不陌生,但是武功招式却并未见识太多,所以此战也是令人瞩目。

  都是点到为止,输赢也不再重要,双方自然都是放手一搏。

  一个用剑,一个用短刀,交接一刻,火光四溅。

  吴画没有用丐帮武功的标准招式,看起来有些凌乱,而阿市的武功招式没有旁门左道,规规矩矩,所以攻击力比起其他护法自然没有太多的观赏性和危险性。

  最后长剑也是不敌短刀,断成两半,吴画自然胜出。

  “姑娘,承让了!”吴画自己也有些惊讶,他收回短刀,有些兴奋的回去了队伍中。

  阿市回到队伍中,默不作声,情绪低落。

  白婠婠安慰道:“能被皇甫青天带来,岂会是无名小卒?阿市,没关系,这一局是输是赢也并无意义!”

  “多谢小宫主安慰!”

  皇甫雷也兴奋的说道:“吴画哥哥,我要跟你道歉,因为我一开始以为你会输呢!”

  “虽然我是马长老收留的,可我跟少帮主一样,都是师从老帮主,所以练功的时候自然不敢偷懒,可惜比起少帮主,还是略输一筹!”吴画说道。

  无燕笑道:“有你跟在闻且身边,我也放心了!”

  “放心,帮主夫人,吴画定会竭尽全力辅佐少帮主的!”

  无燕咧开嘴笑了一声,又与闻且对视一眼,闻且轻轻的笑了笑,顿时空气中幸福洋溢。吴画说道:“差点忘了,虽然我喜欢公平,可我还是得改一下游戏规则,桃庄的人要在三十招之内取胜,曼陀罗宫的人要在十五招之内取胜,若是双方平手,均无胜出,自

  然不需要切断木桩!”

  “这个好,也可以历练自己的身手!”皇甫雷走上前去,“谁来应战?”

  “我来!”

  拓跋枭正要应战,水涟漪却说道:“你莫要小瞧了这小子,没有把握在十五招之内取胜,不如交给我!”

  “老子会怕一个小不点?”

  水涟漪媚笑一声:“我知道你巨灵神的厉害,可你毕竟在万里长宫待太久了,现在的江湖可谓是一代新人换旧人!”

  拓跋枭冷笑一声:“好啊,你来,可莫要让江湖人说我巨灵神以大欺小!”

  水涟漪本想胜他个酣畅淋漓,不料吴画却定出个这么乱七八糟的游戏规则来,她也只得收敛了杀意。水涟漪迈着妖娆的步子走了出来,清脆的铃铛声也变得妖冶起来,她的赤瞳透着嗜血般的邪恶,随即双手开始汇聚真气,她在空中有规律的划动出流线,而身体由内向外

  发散着红色流光,源源不断的涌出红色流线。

  “上来就用大招啊!”小水滴抱着双臂说道。

  “这是什么招?”拓跋枭问道。

  “这是水护法的独门绝技——滴血涟漪!”小水滴说道。

  皇甫云有些担心的握紧了七桃扇:“三弟,小心些!”这红色流线开始不断地流向皇甫雷,就像一个真气牢笼般,想要把皇甫雷困在里面,若完全被包围,皇甫雷知道无鱼叔父曾有流纹战甲护体还奄奄一息,若是自己一定会

  如她所说,后半生只能成为一个废人了。

  不容多想,他已举起天残剑砍去,红色流线根根断裂,但即便破了滴血涟漪的真气,仍旧不断有流线流来,他也根本冲破不开,只能站在原地不断地挥砍。随着流线的增多,已经完全将皇甫雷困在其中,天残剑普通的招式已经挥砍不断了,就在水涟漪的口中念念有词时,皇甫雷的脑海中也开始回想着《轩辕斩》的招式,随

  着水涟漪的口中喊出一声“破”后,皇甫雷也已加上自己的独创剑法,一击挥下。真气牢笼四分五裂,震得周围所有人都为之后退,更是被这力量刺的睁不开双眼,等到所有人都恢复了视力,便看到滴血涟漪的真气牢笼已经彻底消散,而皇甫雷虽然衣

  衫已经破碎,嘴角鲜血横流,面色煞白,但他依然手握天残剑,剑尖朝下,保持着挥砍的姿势,稳稳地站在原地。

  “太好了,雷少爷他破了滴血涟漪!”流星欣喜道。

  皇甫青天摇了摇头:“这没什么可开心的,水涟漪不过是点到为止罢了,连无鱼有战甲护体的时候都惨败,更别说没有练成《轩辕斩》的雷儿了!”

  水涟漪没有用太多的真气,所以此时也极其平稳,她轻蔑的撇了撇嘴:“你这小子,运气可真好,奴家都没使出全力呢!”

  说罢,水涟漪便又袭击而来,毒蛇在皇甫雷的脚下也开始肆意爬行,但是没有白之宜的命令都没有撕咬皇甫雷。

  “已经十三招了!”拓跋枭看戏一般的喊道。

  水涟漪皱了皱眉,又是接二连三的使出了各个招式,十五招已过,水涟漪没有取胜,所以她要在接下来的十五招之内,不能败于皇甫雷之手。众人眼见着局势越来越恶劣,皇甫雷已经渐渐处于劣势,却在第三十招时,水涟漪也最放松的一刻,皇甫雷已是使出全部力量,一击类似轩辕斩的攻击刺向水涟漪,水涟

  漪目光一紧,顿时甩出袖中一条青色小蛇盘旋着剑身朝皇甫雷的手中而去。

  皇甫雷,你不可以放弃赢的机会!眼见着青色小蛇就要咬住他的手背,他的剑尖也已朝着水涟漪刺去。却忽然觉得心口一痛,不仅双腿好像没了知觉,双臂也像是忽然被砍断了一般,顿时松开了手中的天残剑,青色小蛇顺着剑柄一同落下,皇甫雷也半跪在地,他怒目圆睁

  ,不敢置信。

  因为这种感觉又出现了。

  如果皇甫雷没有松开剑,放弃这一击,他便中了蛇毒必死无疑,而水涟漪也不过是受些皮外之伤。

  虽然大家都知道水涟漪更胜一筹,可是她没有在十五招之内取胜,皇甫雷也没有在三十招之内获胜,算是平手。

  而且规则不变,依然采用吴画的提议。

  水涟漪回到队伍中时,拓跋枭不忘嘲讽一下:“水护法不是很有信心会在十五招之内赢了这小子吗?”

  水涟漪却不怒反笑:“你若真的有把握,早就去擂台了,我们半斤八两,谁也别笑话谁!”

  拓跋枭大笑几声,便继续看向擂台。

  这次桃庄走出来的人是双飞燕,既然是两个人,那曼陀罗宫自然派出了黑白无常来应战。

  “前辈,失礼了!”明虚掩笑声一落,水袖轻起,已卷起无数杀意。双飞燕纷纷躲开,黑狼又如同鬼魅一般,手握铁链两端尖刀险些刺中双飞燕姐妹,几招下来,双飞燕落在不远处,明虚掩和黑狼也并肩而站,一个水袖轻舞柔中带刚,一

  个铁链甩出震碎山河。明虚掩飞起落地之间,黑色水袖却如同盛开的曼陀罗花四散,即便是赤色眉毛,眉心朱砂痣,红色眼尾,都不及头上的白色曼陀罗花最为醒目,而黑无常更是伴随着铁链

  声响,与双飞燕姐妹四人不断交换位置,一通对决过后,谁也没有占了上风。

  十五招已过,明虚掩和黑狼算是没有取胜,而双飞燕也只剩下最后五招。

  无燕和香燕对视一眼,极为默契的开始背贴着背,紧闭双眼,嘴中念着口诀,越来越多的黑色瘴气自她们贴合的背间缝隙流出。

  而她们张开双眼,瞳孔变作诡异的双瞳,离开彼此开始迅速往返方向而奔跑,她们所跑过的方向皆有浓厚的黑色瘴气。

  明虚掩和黑狼当然知道这是双飞燕独有的招式——鸣影双飞,一旦自己围在瘴气中间,就算是输了,于是二人开始分散开来。

  在一番速度的对决下,四目难敌姐妹的重瞳,在他们每一步想要逃避的地方都已被姐妹两个阻拦,最后将他们困在了瘴气结界中。

  水袖和铁链都被瘴气弹回,二人再也没有攻击瘴气,因为只会化解成为双飞燕的攻击武器还击给他们。

  三十招之内,双飞燕获胜,黑白无常落败。

  双飞燕姐妹胜利后,规则又改回了曼陀罗宫点到为止,桃庄的人可以取其性命。飞盾手持交衡剑走到了擂台上,拓跋枭这回走了出来再也无人阻拦:“这一次,该轮到我了!”拓跋枭看着飞盾的目光也带着恨意,“皇甫青天身边最忠心的狗,就用你的骨

  头,来磨磨我的双板斧!”

  拓跋枭身材巨大,相貌粗犷,奔来之际地动山摇一般,卷起尘土飞扬,双板斧的挥击,气势如虹,杀气弥漫。飞盾不断地变换着交衡,短剑加长枪,来抵抗着拓跋枭的重击,一枪挥去卷起剧烈狂暴的冷风,狠狠刺向拓跋枭,拓跋枭却好似刀枪不入直迎长枪而去,枪身弯成弧形,

  让飞盾连连后退,他只好又变成短剑,刺向拓跋枭的下半身,拓跋枭如同盘古一般挥着巨斧,四面八方的斧头飓风均是让人无处可逃,让飞盾无从抵御,越发吃力,

  皇甫青天神色凝重,已料到最后结果。

  果然,双板斧挥落,震的飞盾手臂发麻,最后负荷不住这份重量,更是逃脱不得,躺在地上,眼见那斧头袭面而来,在桃庄众人惊呼下,那双板斧戛然而止。

  拓跋枭将双板斧背在肩上,不屑的冷笑了一声:“算了吧,你的骨头不够硬,还得是皇甫青天的骨头才能把我的斧头磨的锋利一些!”

  走到木桩前,一挥斧头,一大截木桩子便飞落崖下。

  七小蛮笑道:“盟主,我方规则不变,请出人吧!”

  “青爷,碧倾,对不起!”飞盾低声道。

  皇甫青天轻轻的拍了拍飞盾的肩膀,
为您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