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二三四、看来爵位还得靠自己(二更)(1/2)
病娇毒妃狠绝色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噢,原来是这样啊~”方婉柔拉长音调,似笑非笑看向余氏,不再多说一句,那眼神却已认定了一切。

  “余氏!是这样的吗?”叶青石暴吼。

  余氏大声喊冤,“侯爷,冤枉啊侯爷!那个贱婢定是与人勾结陷害我!侯爷您一定要明查啊!”

  她边说边狠毒地看一眼方婉柔,暗示那个罗嬷嬷勾结的人,就是方婉柔!

  “父亲,从阿欣进府没多久,便暗中打听夫君的事情开始,媳妇与夫君便怀疑她别有所图...”

  方婉柔微笑着看了一眼余氏,“当然姨母可能以为她对夫君有意,所以才顺水推舟布了今晚这个局。”

  “你...”余氏想反驳,方婉柔却快速问了一句,“是不是罗嬷嬷?”

  罗嬷嬷道:“老夫人正是这样想的。”

  余氏冷笑:“原来你们两个一早就勾结在一起,现在你们想怎么诬陷就怎么诬陷,我无话可说!”

  方婉柔没理她,继续对着叶青石道:“媳妇想和夫君查明她的意图,以及背后之人,所以一直虚以委蛇。今晚用膳的时候,夫君察觉酒有些不对,心知有人作局,是个好机会,便佯装醉酒不适提前回来,而后悄悄躲到书房。”

  她顿了顿,“没想到父亲挂心夫君,来了柏来院,又和阿海有约...”

  叶云琅一直潜藏不动,是想等余欣找到什么再抓个现行,结果叶青石突然出现,事情一下子跑偏了。

  至于方婉柔,则负责让今晚在酒里下药之人现原形。

  两夫妻分工明确,原本打算一次性连根拔起,中途出了叶青石这个意外。

  余欣这里只怕是查不到什么了,至于余氏嘛…

  方婉柔无声笑了笑,退后几步。

  事情摆在眼前,一切由叶青石决定。

  余氏垂死挣扎,“侯爷,我是冤枉的!请侯爷明查!”

  叶青石铁青着脸还没说话,罗嬷嬷的声音又响起,这次带了哭腔,“呜呜,大夫人,奴婢什么都告诉您了,求您放奴婢出去,这里太可怕了…”

  “阿铭,”方婉柔柔声吩咐,“将罗嬷嬷带出来。”

  “儿子领命。”

  说完,叶铭走向书房隔壁,将头发凌乱面色如土的罗嬷嬷带了出来。

  罗嬷嬷骤见光明,喜极而泣,嘴里语无伦、次念道:“出来了,不用死了!太好了,太好了!”

  念了两句后,突然发觉周边气氛有些不对,罗嬷嬷一抬头,看到满院的人,以及恨不得吃了她的余氏。

  她尚且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跪在地上爬到余氏身边,嚎啕大哭,“老夫人,您要为奴婢做主啊!奴婢去给您拿披风,突然遇到二少爷,二少爷二话不说将奴婢带到一个黑漆漆的地方关起来。那里面到处是死人,抓着奴婢让奴婢还他们的命!老夫人,奴婢以为这辈子都不能再伺候老夫人您了,呜呜~”

  她哭得情真意切,余氏却面无表情。

  范知秋忍不住道:“罗嬷嬷,你刚才跟大嫂说的那些话,我们都听到了。”

  哭声戛然而止。

  罗嬷嬷吓得浑身一抖,“什…什么?”

  “不只听到你对大嫂有问必答,还看到你对阿娘不理不睬。”范知秋道。

  “不!不可能!奴婢对老夫人忠心耿耿,老夫人只要喊一声,奴婢马上就会出来!”罗嬷嬷苍白着老脸极力解释,“你们听错了,你们都听错了!”

  没人再多说一句,毕竟所有人亲眼所见。

  “侯爷,您看到了?罗嬷嬷中邪了!”余氏突然道。

  罗嬷嬷中邪了,所以她之前说的那些话,都是她的臆想,根本就不是真的!

  叶云涛等人不由看向跪在地上的罗嬷嬷,双眼涣散,神情呆滞,分明神智已有些不正常的样子。

  “这一切的一切,根本与我无关!”余氏道。

  话落,绵软空灵的声音响起,“祖母,让孙女来给您解释一下。”

  一直没出声的叶渺突然开口,让余氏心口突的一跳,生出不好的预感。

  她想阻止叶渺说话,然而却不知如何阻止。

  “罗嬷嬷不是中邪,是孙女布了个阵,将她放在里面,她产生了幻觉。”空灵的少女声音徐徐响起,“至于为何罗嬷嬷听得到阿娘的声音,却听不到祖母您的声音,也是因为阵法的缘故。站位不同,所以听到的声音不同。”

  余氏脑子嗡的一下,似乎被人狠狠揍了一拳。

  “罗嬷嬷只听得到阿娘的声音,以为只有阿娘在,这才将祖母您的谋划说了出来。”

  怪不得方婉柔自问了第一句话后,再也没说过话也没动过,直到叶云琅现身之后。

  “不,你说谎!你怎么可能布得出这样厉害的阵法?”余氏心中慌乱不已,面上却强装镇定,“你在学院的成绩皆比不上五丫头,连五丫头都没看出不妥,你怎么可能厉害过她?”

  听到这话的范知秋不由恨恨望向叶梨,只见叶梨咬着唇,一言不发地低下头。

  余氏越想越觉得自己情急之下说的话很有道理,一个才入学院三个多月的、资质普通的人,就说自己能摆出这么厉害的阵法,谁信?

  余氏心中慌乱散去,腰板挺得笔直,“五丫头,你看出什么阵法了吗?”她问。

  叶梨飞快看了眼叶青石,见他面上没有任何表情,小声道:“孙女能力有限。”

  意思就是没看出来。

  余氏冷笑,“听到没?五丫头上次私试第一,三丫头第四十,五丫头阵法十分,三丫头七分。你们说三丫头刚才说是她布的阵的话,可信吗?”

  她狠狠盯着叶渺,似要将叶渺盯出一个洞来。

  叶渺轻轻一笑,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撒谎,“孙女水平是不行,但孟公子行啊!这是孙女向他请教的阵法。”

  昨日孟悠然向叶青石表示想娶叶渺的事情,早已传遍整个临安侯府,这里没有人不知道。

  余氏噎住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  “来人,立马送余氏回长兴伯府!”叶青石冷声下令,月夜里,那声音冷硬得如石头。

  “侯爷!”余氏吓得肝胆俱裂,送她回长兴伯府,这不是要休她的意思吗?

  叶云涛叶云泽范知秋亦吓了一大跳,“阿爹,万万不可!”

  “阿爹,阿娘虽有错,但不至于要休了她!”范知秋急道:“请阿爹三思!”

  她虽然想看余氏的笑话,可余氏要是被休,那爵位可就跟她三房没有半点关系了!

  “阿爹,”叶云涛和叶云泽齐齐跪在地上,他们这一跪,二房三房其他人全都跪在地上,“休妻事大,请阿爹三思!”<