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五四二、打脸宋国公!(一更,新年快乐!)(1/2)
病娇毒妃狠绝色有声小说,在线收听!
  “我没偷!”胡信梗着脖子喊道。

  以前他是个小乞丐的时候,为了活下来,他确实偷过几次吃的。

  但现在他已经不是乞丐了,他怎么可能会偷东西?

  “没偷?那咱们出去找人评评理!”

  宋嬷嬷端起那盘鱼往外走,胡信要抢,宋嬷嬷转身恶狠狠道:“你休想毁灭证据!”

  这话一说,胡信便收了手。

  他又没偷,毁灭什么证据?

  那就找人评理呗!他身正不怕影子歪!

  宋嬷嬷端着鱼走出采薇院,“国公大人,您瞧瞧,这可是江鳕鱼?”

  她心里有九成认定是的,但若宋国公说是,那把握就更大。

  宋国公看到盘子里那条鱼,面色立马变了,“这正是江鳕鱼!”

  宋嬷嬷心里最后一丝疑虑都消散了。

  她伸手想拧胡信的耳朵,被胡信躲开了。

  “跟我去见夫人!”宋嬷嬷仰着下巴,得意非凡,“府里出了小偷,这事,必须严惩!”

  “这就是一条普通的鱼,你们非要说它是江鳕鱼,分明是想故意诬陷我!”

  胡信防备地看着两人,“我不会让你们得逞的!”

  宋嬷嬷见他证据确凿还死不承认,忍不住笑起来。

  “行,你就嘴硬吧,到了夫人面前,我看你还怎么嘴硬!”

  说完面色一变,“你最好乖乖地跟我一起去,否则别怪我不客气!”

  “不客气什么?”后面传来一道绵软的声音。

  胡信立马红着眼扑过去,委屈道:“小姐,她把我给你蒸的鱼拿出来了,冷了就不好吃了!”

  叶渺摸了摸他的脑袋,“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  胡信还没开口,宋嬷嬷已经阴阳怪气地抢了先,“原来这鱼是要偷给叶小姐吃的,怪不得。”

  心里则想着,这个蠢丫头一来就自己招供,将个外室女拉了进来,实在太好了!

  这下看她怎么辩解?

  “偷?”叶渺将眸光从那盘鱼移到宋嬷嬷脸上,“不过一条鱼而已,用得着偷吗?”

  宋嬷嬷气笑,“奴婢知道叶小姐不缺银子,可叶小姐知道这是什么鱼吗?”

  叶渺不动声色的问道:“什么鱼?”

  “这是江鳕鱼!千金难求的江鳕鱼!有市无价!”宋嬷嬷趾高气昂道:“况且这还是老爷子亲自钓的!拿万金来都买不到!”

  叶渺意外地扬了扬眉,老楚相亲自钓的鱼,若要卖自然能卖不少银子。

  不过她没想到,这鱼本身就是个稀罕品种,难怪那猴爷爷每天馋得不行。

  只是她瞧老楚相平均每天也能钓上一条,以为就是比较难钓,没想到会这么稀罕。

  “今儿夫人邀请国公大人过来,就是为了专门品尝这鱼!”

  宋嬷嬷道:“结果叶小姐你的丫鬟为了让你吃到这鱼偷了过来,现在已经失了原味。这事,还请叶小姐亲自去跟夫人解释清楚!”

  “这鱼不是偷的,本身就是我的。”叶渺淡淡道。

  “证据都摆在眼前了,叶小姐还不承认?”

  不认又如何?不认就能否定偷鱼的事情吗?

  “既然如此,那奴婢只好让人请叶小姐过去了。”

  “来人!”宋嬷嬷一声高呼,立马有好几个丫鬟婆子过来。

  “将叶小姐请到夫人那里去。”

  看着犹豫不决的丫鬟婆子们,叶渺讽刺地笑了笑,“就凭这几人,便想将我带走?”

  “奴婢知道叶小姐武功高强,但是叶小姐,既然你说没偷,为何不敢去对质?”

  宋嬷嬷咄咄逼人道:“你分明就是心虚!”

  “我既然没偷,为何要去对质?”叶渺道。

  久未开口的宋国公突然道:“既然如此冥顽不灵,看来这事,我得亲自去找相爷了。”

  宋城的事因为老楚相的插手,他不敢再追究,却不代表,他心里对叶渺没有恨。

  只是碍于老楚相的面子,他不得不将这恨意压下。

  现在抓到叶渺的把柄,有机会羞辱她,宋国公乐得落井下石。

  这时一道平和的声音在几人身后响起,“都在这里做什么?”

  宋国公和宋嬷嬷一看是老楚相,心中俱是一喜,“见过老爷子。”

  宋嬷嬷将手中冷掉的鱼往老楚相面前一呈,“回老爷子,您昨儿带了条江鳕鱼回来,夫人知道国公大人爱吃,今早特意来跟您请示过,您同意她邀请国公大人一起来品尝。”

  “可没想到,被叶小姐身边的丫鬟偷来了。”她恭恭敬敬地道:“奴婢正想带叶小姐回去给夫人解释一下。”

  老楚相看了那鱼一眼,淡淡道:“这不是偷的,是我送给丫头的。”

  什么!?宋国公和宋嬷嬷不敢置信地看着老楚相。

  没想到事情都摆在眼前了,老楚相居然还要偏帮这个外室女!

  “丫头,昨儿一共送了你三条,还有两条呢?”

  宋国公和宋嬷嬷脑子一片空白。

  一共送了三...三条?

  这江鳕鱼,老爷子隔几个月才让人送一条回来,今年过去半年了,这才第二条,结果一下子就送了这外室三条?

  叶渺看向胡信,胡信道:“楚爷爷,小姐,稍等,我马上拿出来。”

  他说着蹭蹭蹭往院里跑去。

  不一会,胡信拎着小木桶出来了。

  他将小木桶往宋国公和宋嬷嬷面前一放。

  “我不知道什么江鳕鱼,我只知道,这鱼,这近两个月,我和小姐少说吃了十来条,还送过杂院厨房刘婶子几条,犯得着偷?”

  不过一条鱼,都不知道他们宝贝什么!

  他都舍得送给刘婶子,小姐还送过给苏小姐,一个堂堂相府,居然这么小气!

  怪不得小姐一点都不稀罕!

  看着里面游得欢快的
为您推荐